hide的浮光掠影by大島曉美!!(2)
在那個瞬間,我想問他,有沒有記得一個買了很多很多眼球戒指紅頭髮的日本人。因為他自稱記得所有在自己手裡買東西的人,想必也一定記得一個來過幾次賣了很多戒指的很厲害的日本人。但是,我把這句話咽了下去。因為,要是他說“記得啊!”,接下來我就只好說“他已經死了。”這句話了。我討厭這樣,所以就什么都沒有說。買了那個有著假眼球的戒指,我就出了店。出去的時候,叔叔在我身後說:“再來啊!這裡的裝飾可是別地方絕對買不到的哦!”這句話,也和他的父親在七年前,對要出店的我和hide說的完全一樣。不知道為什么變得感傷起來,我走在村落區的路上,不知不覺就走到了華盛頓廣場飯店的門前。這裡是89年,hide和PATA還有TAIJI第一次來紐約的時候停留的賓館。這個賓館地段非常好而且價錢非常便宜,很受第一次來紐約的年輕人的歡迎,我也住過好幾回。我回想起了當時和hide走過這個賓館門前時,一氣說了很多這個賓館的話。再怎么說也只是適合初到紐約的人,所以房間很小,即使恭維也說不上幹淨。而且,hide住的房間是面向馬路的半地上,[就是房間一半在地面以下的那種房間],窗口有著一道道的鐵欄柵。他走到自己房間的窗前,大聲歎到:“在這裡!我住在這裡!完全是像監獄一樣的地方。看著窗外行人的鞋子,就會感到非常悲哀呢。”然而,在重新裝修過,外觀面貌一新的華盛頓廣場飯店裡,hide住過的半地下的房間已經有了。大概是風評不好只能改造,昔日半地下的客房已經變成了很漂亮的餐廳了。我就這樣走向了和七年前相同的west force地鐵站,嘗試著坐上了上行的地鐵。那時候,為什么不乘出租車而特地乘地鐵回到賓館呢?一路上我怎么也想不出這個原因。說起來,在另外一條地鐵線路上我們遇到過奇怪的人。那時候hide戴著黑色的帽子,帽子下的正紅的頭髮若隱若現,戴著黑色的太陽鏡穿著黑色的皮褲,非常帥的一副打扮。列車很空,他正好坐在我的正對面。中途的一個站上來個怎么看都是相貌難堪的男人。他看到hide就朝他靠近過去,非常好奇又仿佛要看穿他似的死死地盯著hide的臉看。Hide則像佛像一樣面無表情一動不動,完全像沒有看見這個人。這兩個人的樣子像是無聲的喜劇電影一樣古怪。我們拼命忍住笑。等那人下了車、列車門關上的那個瞬間,我們大家捧腹大笑。但是,當事人之一的hide笑也不笑,“我想,要是被纏上了就完蛋了所以拼命忍著不動,他一走你們就笑成那樣太薄情了吧!”但是,在那個情況下,雖然什么都不能做,hide的超級無表情的表情實在是太好笑了。那時候hide的扑克臉是為了讓大家笑而特地擺出來的呢還是真的被嚇到了而臉部肌肉僵硬,這個謎已經不能解開了。有一天乘著出租車走在曼哈頓中城區的路上,看見了眼熟的一個教堂。駕駛員是一個喜歡說話的伊斯蘭人,我問他“time light還在么?”他聽我這么說就很高興地告訴我它的最新情況:“你知道time light?一度關門了但是最近又復活了。但是不做live了。”time light是古老的教堂改建而成的大型迪斯可舞廳,以前在夜遊一族中間非常有人其,7年前我來這裡的時候也和hide、HEATH一起去玩過。正因為是教堂改建的建築物,裡面有很多小間,好奇心旺盛的hide說著“這裡是什么地方呢?”就不知道去哪裡了。我記不清是星期幾了,但是那天人非常多,我們拼命不要走散。然後這個人又走到我面前,“這裡的確和別的建築物有聯繫。我察覺到那裡是叫做shampoo的小俱樂部。恩,去那裡看看!”,說完,就開始團團轉找入口了。這哪是來跳舞的啊,明明是來搜索的嘛!(笑

 

.
創作者介紹

station

dcmrgf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